<form id="5iyhrh"></form>

<address id="5iyhrh"><listing id="5iyhrh"><meter id="5iyhrh"></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5iyhrh"></em>

        <form id="5iyhrh"></form>

          
          

              網站首頁 走進雙贏 雙贏要聞 文明創建 雙贏慈善 行業協會 政策傳真 在線收購 員工交流
              文化傳媒資訊 | 回收體系建設 | 卓越績效管理 | 原材料市場 | 行業動態 | 經濟熱點 | 鋼材市場 | 政策傳真

              再生資源産業健康發展是循環型社會之基礎
              2016-04-12 15:49:06   来源:   评论:0 點擊:

              再生資源産業健康發展是循環型社會之基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周宏春纵论再生资源的几个重大问题


              西方國家的百年工業化史,是以大量生産、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爲特征的,但在全球資源消耗“日新月異”的今天,中國已經不具備照搬這種模式來推進工業化、城市化與農業現代化的基礎和條件,而只能發展以循環經濟、低碳經濟爲特征的“綠色化”經濟。

                循環經濟首先是一種資源戰略,循環經濟的減量化原則就是從資源或物質循環利用角度提出的。從中國的國情和發展階段基本特征出發,循環經濟的減量化不是簡單地降低資源消耗總量,而是資源盡可能得到循環利用和高效利用、以達到提高資源産出率和減少廢棄物排放的目的。

                在循環經濟界有一句話被許多學者當做至理名言——廢物是錯置的資源,對此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副巡視員周宏春指出,許多物質確實是可以循環利用,但也有許多則不然。

                日前小編就相關問題對周宏春研究員進行了專訪。

                再生資源是固廢的勞動産出

                經濟發展,其實質就是利用自然界的資源來生産人類所需産品的過程,同時也是工業生産的過程,由此而産生一定數量的廢物在所難免——而這也正是絕大多數再生資源的來源。

                周宏春認爲,可以工業化循環利用的物質大致可分爲三類:第一類的物質循環,在技術上可行、在經濟上合理。如各種廢金屬、塑料、紙張、玻璃、催化劑、水等;第二類的物質循環,在技術上可行但在經濟上不一定劃算。如個別建築材料、包裝材料等;第三類的物質循環,則幾乎無法實現——如油漆、殺蟲劑、炸藥、燃料、洗滌劑等化工産品。

                就此他指出,在推進循環經濟發展中應盡可能循環利用上述三類物質,但需采取差別化對策:“第一類物質應得到最大化的循環利用;第二類物質要研究其循環技術的實用性和經濟性,盡可能使企業有利可圖;第三類物質要研究代用品或替代方法,如用生物法替代殺蟲劑等。”

                “所有可以被循環利用的物質都可以被稱爲再生資源。”周宏春說:“廢品投入了勞動就成了再生資源,但因原有價值和投入勞動不同、結果也大相徑庭,有些能被再利用,有些則被埋在了垃圾場。”

                以再生資源中占據極大比例的工業固體廢物爲例,隨著世界工業的高速發展,全球工業廢物日益增加,並造成大氣、水體和土壤汙染。一般而言越是處于産業鏈底端的廢物産生量就會越多,而這些工業廢物既是汙染物、同時也是可以利用的資源。

                工業固廢的堆存不僅占用大量土地,大多也普遍富含諸如銅、鉛、鋅、鉻、镉、砷、汞等金屬元素;而含有化學物質的工業固廢還另有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或感染性,這些都可能會滲入土壤或流入河流,汙染環境並進而影響人體健康。

                工業固廢資源化和無害化處置後進入循環利用體系,不僅可以節約土地資源、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或資源産出率,同時也是解決環境汙染的根本途徑,能夠有效改善大氣、水和土壤環境質量,防範環境風險;不僅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原料來源,同時也是保護人類健康的現實選擇。

                對于中國再生資源産業周宏春表示,經過多年發展,以資源綜合利用爲特征的再生資源産業規模已然急遽擴大、並形成了一定的制度安排和發展模式:“但資源效率總體不高,而且還形成了粗放利用自然資源的行爲慣性;技術水平雖在逐步提高,但卻參差不齊。”

                他指出,由于發展階段、技術水平、認識程度等多方面的原因,中國的資源利用水平與國外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其中既有“資源陷阱”的原因,如資源豐富的中西部地區資源利用效率比東部資源稀缺地區爲差;也有初級産品的資源需求原因,如中國處于國際分工和産業鏈底端,以資源密集型、汙染密集型産業爲主。

                周宏春強調,再生資源利用的原則應當是技術可行、經濟合理、環境友好:“從可再生資源中提取有用的元素或産品必須要有一技之長,否則是不可想象的——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

                “經濟性很重要,如果企業不能營利就不會主動利用可再生資源;而環境友好或環境負面影響小,則是資源再生的約束條件。”

                “利益驅動是企業利用可再生資源的持久驅動力。如果資源循環利用不能産生經濟效益,就需要政府制定政策,通過稅收優惠和減免等措施來激勵企業開展廢物綜合利用,畢竟企業不會做虧本的事。”

                他說:“如中國工業固廢的綜合利用就是從築路、複墾、回填等大宗利用開始的;而早在1985年原國家經委便出台了鼓勵資源綜合利用政策,1996年國務院又出台36號文件對資源綜合利用以稅收優惠或減免。”

                此外周宏春建議,再生資源利用要不斷拓寬途徑,如工業固廢的利用可與國家重大工程相結合、與海綿城市建設相結合:“象電廠的脫硫石膏,不僅可以用于生産建築材料石膏板、水泥輔料等,還可以減少廢物的堆存。”

                他說:“工信部啓動了11個城市工業綠色轉型發展試點,應將工業廢物綜合利用放在重要位置,促進環保産業與循環經濟的有機銜接。”

                再生資源之“互聯網+”下的業態

                2015年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互聯網+”綠色生態三年行動實施方案》等文件的出台,爲“互聯網+再生資源”發展指明了方向。而廢品回收作爲再生資源産業源頭,也在“互聯網+”行動下催生出新業態。

                就此周宏春指出,“互聯網+”不僅是互聯網技術向經濟社會發展各方面、各環節的延伸與融合,同時也是一種思維模式、技術工具及互動平台。

                他認爲,“互聯網+再生資源”的現實意義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環保企業的業務延伸,再生資源企業與互聯網回收企業戰略聯盟的建立,傳統電商的業務拓展,以及智能回收機向互聯網回收的延伸——以北京盈創回收爲代表。

                周宏春表示,作爲一個前所未有的創舉,互聯網與再生資源産業的結合沒有任何既有經驗可循,因此同樣需要“摸著石頭過河”,在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與教訓。

                事實上,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中國廢舊物資在線交易發展極爲迅速,如國內首家基于移動互聯網的回收APP“再生活”目前已覆蓋北京市近300個社區,日均上門回收廢品近10噸,有效提高了用戶參與垃圾分類與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的積極性。

                長期以來,廢棄物回收都困擾于效率低、公衆參與少等難題,對此在《指導意見》中也已明確,“互聯網+再生資源”的實施與發展,首要任務是完善廢舊資源回收利用體系,對此周宏春提出了五點建議:

                探索“互聯網+廢品回收”發展路徑及模式。鑒于互聯網回收發展時間短,需評估已有實踐、總結成功做法、剖析實際問題、區分政府和市場作用以有針對性地引導再生資源回收模式創新;特別是要重視企業營利模式創新以免政策扶持後行業難以持續發展,同時一定要克服急于求成與浮躁心態。

                實現線上回收、線下物流融合。鼓勵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物聯網、信息管理公共平台等信息化手段,開展信息采集、數據分析、流向監測、優化逆向物流網點布局,搭建科學高效的逆向物流體系,推動相關企業自動化、精細化分揀技術裝備升級。

                要支持電子廢物流向跟蹤及城市廢物回收平台搭建,鼓勵企業優化逆向物流網點布局,提升可回收資源的智能化識別、定位、跟蹤、監控和管理能力,提高回收信息化、自動化和智能化水平,支持智能回收、自動回收機等新型回收方式的發展。

                創新商業模式。創新在線交易,推動現有骨幹再生資源交易市場向線上、線下結合轉型升級,支持拓展在線定價、O2O、微店等線上、線下結合的經營模式,開展在線競價;發布價格交易指數,提高廢品回收和穩定供給能力,增強主要再生資源品種定價權。

                要借助互聯網平台與回收體系的融合,鼓勵互聯網企業積極參與産業園區廢棄物信息平台建設,逐步形成行業性、區域性、全國性産業廢棄物和再生資源在線交易系統,完善線上信用評價和供應鏈融資體系,支撐再生資源産業發展,改變傳統回收企業小、散、差的狀況。

                加強能力建設。回收企業應承擔社會責任,通過多種方式培訓或者指導回收者的素質,提高其技能,使互聯網回收創造更大的價值;重點提升廢品回收的智能化識別、定位、跟蹤、監控和管理能力。

                當前“互聯網+”在廢棄物回收利用的層次仍僅限于交易環節,向回收過程和再利用環節滲透依然不夠,如電子廢棄物的拆解和回收再利用主要還是通過人工拆解或物理、化學方法回收。

                未來,通過物聯網技術在回收零件或産品的可追溯、提升電器電子産品拆解的分離效率、甚至應用于廢棄物回收的全過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完善政策措施。完善廢品回收利用政策,梳理現有優惠政策,給予互聯網廢品回收平台免稅等普惠政策,加大價格改革力度,形成原生資源和再生資源的合理比價關系,提高報廢汽車回收拆解、電子垃圾回收利用及低價廢品的回收水平,爲循環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周宏春就此強調,“互聯網+廢品回收”催生新業態,而便民化、低成本是互聯網回收平台持續運營的關鍵:“只有積極探索、給予必要扶持並創新商業模式,才能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的有機統一。”

                “要發揮互聯網在逆向物流回收體系中的平台作用,促進再生資源交易利用便捷化、互動化、透明化,促進生産、生活方式綠色化。”

                他說:“利用商品運輸的逆向物流平台進行廢舊物資回收利用,可以降低信息不對稱問題,降低廢舊物資回收處理的成本,推動資源再生利用産業乃至循環經濟的發展,國內在這方面已有大量的實踐。”

                他指出,短期行爲不利于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因此互聯網回收商需兼顧長短利益及線上、線下的有機結合,逐步構築起行業誠信體系。

                另一方面,“互聯網+再生資源”的發展也面臨不少實際問題,周宏春認爲主要集中體現在四個方面:廢品估價爭議;回收方式嬗變;營利模式尚未形成;對信息安全有憂慮。

                “首先是廢品買賣主體錯位——互聯網用戶主要是年輕人,而賣廢品的主要是老年人;其次需要一個公衆接受過程;第三線上發展飛速、線下配套滯後,如倉儲跟不上。”

                周宏春表示,傳統社會回收體系對居民便利、且成本低廉;與其相比,利用互聯網等高新技術搭建的回收平台,在現階段還不具備與之搶奪市場的競爭力。

                “可以預期的是,隨著中國勞動力供給的下降,利用互聯網平台進行廢品回收前景廣闊,但需要探索有效地商業模式。”

                事實上,現有互聯網回收企業大多僅是線上運營、而無線下布局,向回收再利用環節滲透不夠,其在線服務也僅限于報價行情、供求信息等服務並籍此收取信息費獲利,對于居民采用互聯網平台進行廢舊物資交易的吸引力嚴重不足。

                就此周宏春指出,當前的互聯網回收平台發展看似紅紅火火,但與食品、服裝及服務等專業網絡平台相比,尚未形成有效營利模式。

                “對于任何類別的網絡營銷平台,最基本的前提是要有便捷的物流體系作爲支撐。而互聯網回收除高附加值産品如二手電腦、手機外,大多的生活廢品因其殘余價值低而沒有物流公司專業從事廢品的逆向運輸,這俨然已成爲一個無解的死循環。”

                此外他認爲,由于廢品回收人員已經在趨勢性減少,未來規範再生資源回收行業發展的成本也會水漲船高。

                再生資源産業發展中的二次汙染問題剖析

                對于普通人而言,在日常生活中所接觸最多的相關于再生資源的汙染中,廢塑料必然是名列前茅。

                每年生産多少塑料産品,就有多少廢塑料産生。中國是塑料制品的生産、消費、進出口和汙染大國,針對廢塑料所造成的“白色汙染”問題,也陸續出台了許多政策與法規。

                塑料垃圾可利用的僅約85%,其余部分需要就近處理,但會汙染空氣、河水甚至地下水:廢塑料在分揀、清洗、粉碎等環節要用大量的水;廢塑料焚燒會排放有毒氣體、汙染空氣;而填埋則有最長可達數萬年的降解期。

                就此周宏春指出,各地防治塑料汙染的政策措施雖已取得初步成效,但也仍存在諸多問題,主要體現在缺乏強制性規定、缺少激勵政策、管理工作滯後、環保意識不強等方面。

                “雖然強制回收利用成爲一些地方防治塑料汙染的主要措施,但總體而言缺乏強制性措施以約束餐飲、交通等行業從業人員及居民行爲,也沒有強制要求企業對其生産、經營、消費活動中産生的廢舊塑料包裝物進行回收利用;對隨意抛棄、堆放廢塑料及其包裝物的行爲處罰力度偏輕。”

                他認爲,現有的資源綜合利用優惠政策尚不足以支撐廢舊塑料包裝物回收利用企業維持保本微利水平,對不能自行回收利用的生産企業,也沒有體現“汙染者付費”原則、要求其交納回收處理費用以支付對回收利用者的補償。

                “塑料及其包裝物的生産、經營單位和消費者缺乏回收利用的責任感。環衛部門雖規定禁止亂扔廢塑料,但執法、檢查人員少,有法不依、禁而不止的現象普遍。”

                此外,由于對塑料汙染的危害性認識不足,防治工作尚未提到政府層面議事日程;而缺少對居民日常行爲的引導則致使隨手亂倒、亂扔、亂堆廢塑料的行爲隨處可見。

                周宏春強調,應大力宣傳“白色汙染”的危害,以回收利用、開發替代産品爲主要途徑,堵疏結合、強化監督管理,如此汙染才能得到解決,廢塑料才能變廢爲寶。

                “應制定防治塑料汙染的有關法規,明確生産者、銷售者和消費者回收利用廢塑料及其包裝物的義務和責任,將廢物回收和綜合利用的責任落實到塑料包裝物的生産、經營、消費等各環節。”

                “要制定嚴格的廢塑料處理、處置的環境標准,嚴格禁止用廢塑料土法煉油、汙染環境的行爲。從回收利用入手,逐步提高廢塑料包裝物回收利用率,收到資源節約、綜合利用與環境保護的有機統一。”

                “應根據新形勢下出現的塑料汙染新特點,以解決城鄉生活垃圾中的廢塑料爲重點,促進資源化、能源化利用,以收化害爲利、變廢爲寶之效。”

                他特別指出,應針對性地采取相應措施,盡快制定和實施有利于廢塑料回收利用的激勵政策,總結推廣成熟技術、強化管理、加強宣傳教育,提高人們對塑料汙染危害的認識和環境保護的能力,形成市場經濟條件下治理的長效機制。

                周宏春說:“塑料汙染防治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各部門、各行業與每一個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再生資源産業是與非之評判

                按國家有關部門的界定,再生資源進口主要爲可以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包括廢五金、廢鋼鐵、廢紙、廢塑料等,而國內對于再生資源進口的爭議則從來就未曾停止。贊同者言辭鑿鑿、痛陳其意義之重大;而反對者同樣是義正言辭、直斥其誤國誤民!

                贊同者認爲,再生資源産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産業且産業鏈很長,其進口不僅可以緩解國內資源供應緊缺狀態,而且可以變廢爲寶、節能減排;而反對者則以不變應萬變、只認一條:中國不能成爲“洋垃圾”場!

                就此周宏春坦言,贊同也好、反對也罷,再生資源進口依舊;而且再生資源産業也已取得積極進展、並已成爲一個極具前景的新興朝陽産業:“進口再生資源是否屬洋垃圾,應以是否造成環境汙染或危害爲准繩,不能一棍子打死。”

                事實上,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自然資源的制約已然日漸趨緊,而再生資源的進口無疑能夠有效地補充自然資源的不足。

                由于進口廢物對減少自然資源消耗的作用無可替代,中國的相應進口增長迅猛,截至2014年中國取得廢物進口許可證的企業已達2317家。

                以2014年爲例,當年實際進口廢物4960萬噸,數量占進口廢物總量98.8%的前八位種類依次爲廢紙、廢塑料、廢五金、氧化皮、鋁廢碎料、銅廢碎料、廢船和廢鋼鐵,再利用後約可得到再生紙2265萬噸,再生塑料862萬噸,鋼鐵575萬噸,再生鋁220萬噸,再生銅190萬噸;可節約原木2039萬噸,石油1724~2586萬噸,鐵礦石978萬噸,鋁土礦1048萬噸,銅精礦950萬噸。

                而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數據也顯示,2000~2011年中國僅從美國進口的廢品交易額便從7.4億美元飙升至115.4億美元,占中國當年對美進口總額的11.1%。

                就此周宏春指出,除資源替代外,再生資源的進口對環境減排的效益也極其顯著。

                仍以2014年为例,通过对进口废物的加工利用,生产再生纸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24~207万吨,节约标煤约2718万吨,节水约 22.65亿立方米;利用废钢铁比使用精铁矿粉生产钢铁可减少排放烟尘约37万吨;生产再生铝可节能约757万吨标煤,节水约4840万立方米,减少固体废物排放约4400万吨;生产再生铜可节能约200万吨标煤,节水约75亿立方米,减少固体废物排放约7.2亿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26万吨。

                此外,再生資源還是一個對經濟波動異常敏感的行業,甚至堪稱世界經濟的指示器——2008年全球鋼價正處頂峰時,曼谷的廢鋼卻已在開始降價,四個月後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世界經濟危機隨即席卷全球。

                反對者的理由也非常強大——中國不能成爲“洋垃圾”場,而難以宣諸于口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進口廢物已經嚴重影響到經濟總量已居世界第二的中國形象。

                中國進口廢物加工企業主要分布在經濟最爲發達的東南沿海地區,2014年進口總量居前五位的依次爲廣東、浙江、江蘇、山東和福建,五省合計占進口廢物總量的82%,在給當地帶來豐厚利益的同時,也帶來了嚴重的汙染。

                紀錄片導演、攝影師王久良通過其2014年新作《塑料王國》的追蹤拍攝發現,“洋垃圾”時有發生且來源複雜,並且在清關後隨意交易現象泛濫,而小作坊式的回收利用則導致了嚴重的環境汙染。

                不僅如此,在進口垃圾中還經常檢出諸如夾帶醫療垃圾等危險廢物,如2012年6月甯波海關所查獲來自日本的1127噸廢金屬中,其輻射值超國家標准的兩倍。

                據海關總署緝私局統計,2013~2014年全國共查處走私廢物案件312起,查獲各種固體廢物143萬噸。涉及禁止進口“洋垃圾”142起,查獲電子垃圾、廢礦渣、舊衣服等“洋垃圾”共25萬噸。

                盡管有很大風險,資源緊缺重壓下的中國政府仍于2013年9月由商務部、海關總署聯合發布第60號公告,取消了部分自動進口許可管理的貨物,自此進口廢紙、廢鋼、廢鋁等無需申領和提交《自動進口許可證》。

                此後,2014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加強進口的若幹意見,要求穩定資源性産品進口、鼓勵戰略性資源回運,在有效管理的前提下適度擴大再生資源進口;2015年11月環保部等五部委發布第69號公告,將進口固體廢物調整爲禁止類、限制類、非限制類,實現與《對外貿易法》的對接。

                就此周宏春表示,中國應在大力鼓勵再生資源進口的同時,堅決將“洋垃圾”拒之門外:“贊同也好、反對也罷,再生資源進口依舊,再生資源産業也一直都在極速發展。”

                他說:“再生資源進口不能因洋垃圾就把髒水和嬰兒一起倒掉。只要把好進口關,加強圈區管理,再生資源進口應得到肯定——畢竟利大于弊。”

                事實上,許多發達國家也並不禁止再生資源進口,並同樣將之視爲是緩解資源瓶頸的重要措施,如許多國家的廢鋼進口就遠高于中國——2011年土耳其進口廢鋼鐵2146萬噸,韓國進口863萬噸,而中國進口的677萬噸僅占當年消費量的11.10%。

                “在全球化縱深發展的今天,再生資源進出口在國際合作中扮演著日益重要的角色。因此,不必把進口再生資源的守法商人搞得灰頭灰臉,而應嚴格按照國家規定進口再生資源,以解決經濟發展的原料問題。”

                周宏春強調,在企業依法經營的基礎上,要進一步加強國際合作,進一步加強全過程監管,形成依法進口再生資源的局面。

                “再生資源進口額度要向設施先進、不産生環境汙染的企業傾斜,逐步淘汰資源回收利用效率低、汙染環境大的技術與企業,推廣‘循環化改造’等可複制的成熟經驗和做法。”

                “隨著技術研發和創新,中國再生資源利用的技術水平整體上在提高,但面廣量大的中、小企業所采用的技術仍比較落後,也沒有擺脫引進國外淘汰技術的窠臼,因此加快自主技術進步進程勢在必行。”

                “廢物是放錯地方的資源——但它的前提是可回收、可利用、可循環、經濟合理。再生資源的利用需要一定的技術支撐,否則難免出現‘循環不經濟’的問題。”

                就此他特別指出,“吃幹榨盡”已成爲循環經濟領域的重要理念,在此前提下更應強調“物盡其用”,不能把“金子”當成磚頭浪費掉。

                “資源再生是循環經濟的基礎,再生資源是循環經濟發展的源頭。”周宏春說:“任何值錢商品使用後的價格都會一落千丈。因此,隨著中國物質産品的極大豐富,廢品從賣出收費過渡到賣出付費,也定將成爲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

              上一篇:节后铅价上涨 废电池市场将迎良机
              下一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分享中國電子廢物管理創新解決方案